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章:天尸
    第二天一早,王大胆起的格外早。因为晚上没有睡好的原因,导致他去黑木长老那里听课时,双眼都是布满了血丝。

     坐在高台上的黑木长老还以为是自己昨晚和王大胆说话的语气过于严厉了,把这个原本就胆小内向的弟子给吓坏了,于是在讲解法术时,他的目光便频频看向王大胆,目中充满了鼓励,表扬等神色。

     结果,整整三个时辰的课,王大胆都是坐立难安。

     终于,今天的课程在王大胆的千呼万唤中终于结束了。

     王大胆在黑木长老宣布结束的刹那,爬起来就跑的没影了。

     黑木长老看到王大胆那一副逃命的模样后,目中露出了狐疑之色。

     莫非这小子真有什么秘密不成?

     远离了黑木长老的讲堂之后,王大胆连饭也没顾上吃就向着几万米外的万经楼跑了过去。

     因为王大胆是预备弟子的原因,所以按照尸府的规矩,万经楼的书他不能借走,只能当场看。

     此时,王大胆正站在一个高约数十米的书架前,双手捧着一本满是灰尘的《论尸》,瞪大眼睛认真看着。

     虽然王大胆是九幽大陆炼尸圣地的尸府弟子,但因为是记名弟子的原因,所以他一直没有去好好的了解下养尸的资料。每天都是长老让怎么做,他就怎么做,从来没有想过为什么要这么做。

     此时为了昨晚那具雷电中降临的尸体,他几乎将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这本书的内容之中。

     时而点头,时而恍然大悟,时而皱眉思索。

     直到他看到了这本《论尸》的结尾时,眼睛猛的瞪圆,呼吸也渐渐变的急促起来。

     只见上面赫然写着几段话:

     “如同修仙者的天赋有等级之分一样,尸体也有着等级之分,一个等级与一个等级间的差距犹如天地之隔般无法超越。

     下等尸体便是那些自然死亡之尸,此种尸体因尸体几率太低,且尸变后威力不大,故称之为下等,中等尸体则是因五行而亡者,此等尸体因五行而亡,故尸变后会有几率觉醒五行神通,但因其尸变几率不高,故暂且称之为中等,上等尸体便是修仙者的尸体,此等尸体尸变几率极大,且威力巨大,可为上等。

     此三种尸体为普遍的养尸,再此之上还有一种尸及其少见,这等尸体世间难寻,因其只从天降,故而称之为......天尸!”

     看到这里时,王大胆如遭雷击,就连目光也变得呆滞起来,书中的那句话在他的脑海里反复浮现。

     “因其只从天降,故而称之为......天尸!”

     因其只从天降......

     王大胆双目瞪圆,嘴里喃喃念叨,一副不敢置信的模样。

     许久,他才回过神来。

     深吸一口气,王大胆双手颤抖着就要将这本书放回原位。

     但就在这时,一只干枯如骨的手掌从他头顶探出,一把将王大胆手中的这本书夺了过去。

     王大胆下意识的回头一看,目光顿时一缩,心中慌乱起来,夺去他手中书籍的人竟然是黑木长老。

     只见黑木长老目光冰冷的盯了他一眼后,就站在原地将书翻开看了起来。

     王大胆原本想着乘机溜走的,可是当他听到黑木长老嘴里满是震惊的说出‘尸从天降?’这四个字后,王大胆整个人便仿佛变成木桩似的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了,头颅低下,嘴角露出了一丝苦涩笑容。

     一个时辰后,尸山。

     尸府府主以及数十位位高权重境界深厚的长老站在一具打开的漆黑棺材前,面无表情的听着王大胆一字一字的说着昨晚的事情,目光却死死盯着棺里的那具尸体。

     尸府府主是一位面色白净,身穿漆黑长袍的中年男子,他听完王大胆的话后,沉默一阵后面无表情的说道:“记名弟子王大胆为尸府寻尸有功,特赐其尸牢狱卒身份,月奉五十下品灵石,黑木长老多年来劳苦功高,特赐其落仙岭分府府主之位,即刻上位!”

     尸府府主说完这句话后,身旁的几位长老便很是满意的缓缓点了点头,而王大胆和黑木长老则是面色惨白的躬身道:“多谢府主大恩!”

     王大胆就不说了,在他被黑木长老发现秘密的那一刻,心中就知道自己的结果了。他原本以为,尸府府主会赐死于他,没想到不仅没死,居然还当上了尸牢的狱卒。可以说是不幸中的万幸。虽然是记名弟子,但尸牢之中不许说话的规矩他也有耳闻。

     而对黑木长老而言,落仙岭的分府府主便是惩罚大于奖励了。

     见到两人的样子后,尸府府主表情漠然,接着便对身旁一位拄着黄金拐杖,相貌阴狠的一位老人说道:“金杖长老,待会你便将这具天尸放于养尸湖中,让它们加快速度,不惜一切代价也要让其在短时间内尸变!”说话间将一枚漆黑色的三角形令牌交到了金杖长老手中。

     “金杖谨记府主法旨!”金杖长老接过令牌微微点头。

     “恩!”尸府府主点点头,随后便与其他的几位长老化作一道遁光消失。

     金杖长老目送几人离开后,便将目光看向了黑木长老和王大胆,桀桀怪笑着一挥袖将棺材的盖子盖好,随后一股黑色旋风平地出现,将金杖长老和那具棺材卷起飞向天空。

     只剩下黑木长老和王大胆两人仰起头颅看着天空,目中神色各不相同。

     养尸湖的位置是在一处永远也见不到阳光的山谷之中,山谷四周没有任何植被,常年阴气冲天。

     湖面呈正圆,半径大约一百多米,一眼看不道底的墨绿色的湖水就连尸府中人见到都会望而生畏。

     此时,一股黑风从天而降落到了养尸湖岸边。一位相貌阴狠,手拿黄金拐杖的老人从黑风之中一脚踏出踩到了地面。

     看着不远处平静的养尸湖,金杖长老的那双三角眼中闪过一丝惧色,随后冲着湖面一挥手,一具身穿奇异服装的男尸便飞进了养尸湖中。

     下一秒,平静的养尸湖起了波澜。

     数不尽的尸影从水底浮了上来,首先浮上来的是一具具年轻女子的身影,接着在她们出现了一具具浑身血淋淋的婴儿,而后则是一具具的青年尸鬼,这些尸鬼的相貌都狰狞异常。惨白的瞳孔一眨不眨的盯着金杖长老,直把这位平日里凶狠异常的长老盯的后背发毛。

     深吸一口气后,金杖长老从怀中取出一枚漆黑色的三角令牌,接着声音有些发颤的高声喊道:“府.....府主有令,命尔等不惜一切代价让这具男尸在短时间内尸变成功。”话音刚落他便将手中的令牌一把抛在了湖中,随后着急慌忙的化作一道遁光消失。

     金杖长老走后,湖中的众多尸鬼便僵硬的转身将惨白的双眼看向了在湖面上浮浮沉沉的那具男尸,随后争先恐后的发出声声厉叫向着男尸飘去。

     第一具飘在男尸身边的是一个浑身是血的婴儿,只见它围着男尸呵呵的笑着飘了一圈后,然后将倒刺一般的牙咬在了男尸露出的胳膊上。

     随后,其他的尸鬼也围了上来......

     养尸湖上方的高空中,金杖长老目露震惊之色,喃喃道:“天尸果然与众不同,在养尸湖众多尸鬼的至阴之毒下,居然还未腐烂。”

     养尸湖中,一道机械般的声音在那具男尸的脑海中突然响起。

     “滴,发现至阴之气,是否吸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