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章 助产
    宋微微的羊水已经破裂,而且,最意外的是羊水很浑浊。

     孩子应该已经处于缺氧状态,这是妊娠三高的症状。

     如果由正常的医生来操作,必须要有产钳才能铲出,万一出问题,孩子的后果绝对不堪设想。

     “先深呼吸!”施远站到了主位,邱医生和一个护士则站在了边上协助。

     施远抓着宋微微的芊芊玉手,感受着里面的跳动的脉络,鼓励着。

     长时间的阵痛,已经耗费了宋微微大半的体力,一旦体力耗光,孩子若是还没有钻出头来,有可能导致母子一齐丧命。

     十余年的道法修炼,施远离天心道人地境界还差了不少,不过,体内好歹聚集了不少的真气,他将自己的生命元力,通过两人的掌心,不断的疏导到宋微微的体内,增强着产妇那本来已经有些薄弱的生命力。

     “呼,吸!跟着我的节奏!”施远调动着宋微微的思绪,产妇这个时候,是绝对不能昏迷的,而施远自己的生命元力,则缓慢的疏通了过去。

     纯阳的元力,不能太过急切的疏导给对方,否则过犹不及的后果,强烈刺激之下反而容易导致对方昏厥。

     实际上,施远地表现,已经脱离了医术地概念。

     中医里并没有这样匪夷所思地行为。

     “医生,我痛,痛!”宋微微的声音有些虚弱,拼命挤出的几个字,也隐隐有些颤抖。

     “坚持住,只要再坚持一会,相信孩子就会钻出来。”施远通过宋微微的脉络,感受着她肚子里婴儿的生命气息,不强不弱,似乎还算健康,缺氧的状态应该有,却似乎不是很明显。

     “孩子在里面,还是健康的!”施远给产妇增添着信心。与很多面临危机的孕妇一样,这个时候,产妇自己的个人安危,很难引起宋微微的共鸣,而孩子,才是她此时全身心关注的对象。

     “忍住疼痛!”护士也是前几年做了妈妈的人,对于生孩子的痛苦,她也心知肚明,但是,她更清楚孩子出生那一刻的满足和放松,所以,只要坚持住,母子平安,才是皆大欢喜的结局。

     孩子的头部,此时离宫颈口竟然还有一个拳头的距离,这种距离,确实有些危险。孩子没有特别想要出来的意向,这个时候,就需要做母亲的拼命忍住疼痛,将孩子从肚子里挤出来,毕竟动用产钳的后果,谁也不敢承担。

     施远积累了十余年的生命元力,源源不断地缓慢输入宋微微的体内,他来的时候便发现,肚子里的婴儿一直都很健康,即便产妇身亡,他也有能力将里面的孩子健康的剖出来。

     但是既然他来了,自然不允许出现舍大取小的加减法,真正有危险的产妇,此时若是能够保住,才是他此行的关键。他也有些庆幸刘伯的及时,若是来的晚一点,宋微微体力耗尽之后,在剧烈疼痛的持续折磨之下,直接被痛死的可能,绝对不小。

     宋微微的下身,依然不断的有鲜血流出,场面有些骇人,也幸亏医生和护士都是有丰富接生经验的,此时几人脸上只有焦急,却没有束手无策的无奈。

     施远放开宋微微的手,转移到肚子上,轻轻地按摩着,将自己的元力,也通过肚皮,舒缓地转移到孩子的身上。

     母亲已经裂开口子,而孩子却没有出来的迹象,这种场景,一向都是对产妇极大的考验,其他地方,出现这种情况,往往会出现最后母亲身亡孩子得以生存的人间悲喜剧!

     即便是利用产钳,也往往很容易导致孩子出现身体上的缺陷。

     而产妇一旦出现弃生的念头,那即便是神仙临世,也无力回天了。

     “相信我,相信我师父也会在冥冥中护佑着你们!”施远知道天心道人在世时,是所有村民镇民们心中的信、保护神,所以,他在极力地让产妇留有求生的欲望!

     “孩子一定会健康的生下来,而你,作为他的妈妈,一定要坚持住,让孩子看到自己那伟大的母亲,是在怎样的折磨中生下他来的!”施远的话语,没有特别的煽动力,但是对于见到孩子的渴望,却在一定程度上,加深着宋微微的求生欲!

     施远按摩着宋微微鼓起的肚子,缓慢而又有节奏。

     这种结合生命元力的按摩,身边的邱医生和护士,即便见到了全程,也只能学得其形,无法得其本质。

     肚子里的胎儿,在施远那元力的推动下,渐渐有了反应。

     “啊!”孩子在肚子里的动静,本就下身撕扯开的宋微微,痛的发出了惨叫,门外的亲属们,也在此时发出了一声声的惊呼和询问。

     “好现象,孩子有动静了。”身临其境地施远,真切的感受到了肚子里那个小生命的蠕动迹象,这是他进来后,第一次感受到小生命想要钻出娘胎,来看看外面这大千世界的冲动。

     宋微微在孩子的努力下,一阵阵的疼痛深入骨髓,一声声的惨嚎,也牵动着门里门外人们的心。除开施远之外,无论是邱医生和护士,还是门外的家属,一颗颗心,都紧紧地揪着,似乎倒了嗓子眼,随时有可能脱离身体而蹦出来。

     施远的元力,渐渐地作用到胎儿身上,刺激着胎儿进一步往外挪动。

     “使劲,拼命地使劲!”施远继续鼓励着宋微微,她那本就白皙的脸上,愈发的苍白了起来,斗大地汗珠,随着一阵阵地剧痛,从脸上滴落。

     “孩子有动静了,继续使劲。”护士也感受到了里面的胎动,给宋微微加着油。

     “拼命使劲,就像拉大便一样,只要拉出来,就舒服了!”施远不顾言语的粗俗,无比实在地和产妇交流着。

     “有感觉了。”宋微微虚弱的声音响起。

     她的肚子,拼命地收缩了起来。

     胎儿,在施远和宋微微的共同努力之下,开始了缓慢地前行。

     “加油,再使把劲,使出全身的力气,集中到下身!”施远不是第一次看到产妇临盆,不过这是第一次他自己为主来给难产的孕妇接生。

     “看到头了。”即便是打了麻醉针,宋微微的疼痛依然刺痛着她,在孩子的头钻到了口子上的时候,她的脸瞬间都疼得变了形。

     “出来了,继续,再使把劲,孩子的头已经到门口了。”护士的声音骤然大了起来。

     施远将仅余地生命元力,全部疏导到孩子的身上,此时的关键,已经变成了肚子里的胎儿,而不是宋微微。

     “啊!”一声刺破整个医院的惨嚎,划破了整个产房,在拼劲全力地一声大呼之后,宋微微迅速的昏迷了过去。

     “呜哇!”响亮的哭声,瞬间盖过了整个产房,血肉模糊的胎儿,顺利地从母亲体内,艰难的爬了出来。

     成功了,施远和邱医生,护士快速的对望了一眼,紧紧拽起了拳头。

     “我看着孩子,赶紧拉去输液!”施远感受不到宋微微强烈的求生欲望,但是孩子顺利的出生,必将刺激着宋微微继续活下去的渴望。

     “母子平安,不过产妇还需要静养。”打开房门的瞬间,护士将这个天大的好消息,告诉了门外焦急守候着的亲人们。

     门外,在孩子响亮地哭闹声伴随之下,一阵阵地欢呼响起。这个时候,没人会去苛责这家人的喧闹,谁家都有生孩子的经历,由己及人,感同身受的开心也在影响着周围产妇和病人的情绪。